社會工作的小雜貨舖子

一個提供各式各樣關於基變、批判、反壓迫、反歧視、女性主義社工資源的小店

機構倡議(agency advocacy)

機構倡議(agency advocacy

原文網址:http://melindaklewis.com/advocacylobbyin/agency-advocacy

原文作者:Melinda K. Lewis

翻譯者:廖貽得(台灣大學社會工作所碩士生)

翻譯日期:2012/10/11

社工被要求支持我們工作組織的政策和內規,同時也要代表案主倡議。這兩個目標時常是互補的,當我們為和自己一起工作的人(註:案主)追求正義,就能夠為我們的組織獲得更多的權力和信譽。然而,有時候,組織的政策與內規跟案主的需求是相牴觸的,我們工作的機構,變成了我們倡議的目標。

理論上,這應該是我們最成功的行動領域─比起在大部分政府機關內,我們在自己的機構擁有更多的權力,而且還有其他玩家,是擁有相似價值背景的同儕社工,我們有重要的專業知識可以提供給我們技術上的確定,而且還有最大的進入管道。但實際上,相較於跟外部的行動者合作,社工的倡議者較不情願在自己的機構內做倡議工作。如果我們無意間冒犯到有權力的人,我們害怕讓自己的生涯或案主嘗到苦果。我們擔心會危害到同事之間的關係。而因為我們習於視機構為「好人」,因此有時候我們會沒辦法看見制度過程中包含的問題。

在我的課堂上,學生通常對機構倡議充滿著興趣。他們作為實習生的角色,給他們一個獨特的視角,得以從「外人」的位置觀察機構如何運作的「眉角」,允許他們有更多批判的自由。但是,即使有最初的熱情,他們往往因為上面所列的理由,發現機構倡議有很多問題存在。他們常常不確定從哪裡開始,而且也很少獲得機構內其他人實質上的支持。

下面是我在今年秋季「進階政策與方案」的課堂上,關於機構政策制定的課堂演講連結。我發現如果學生了解如何分析機構文化,看見驅動機構運作的樞紐,而且體認到機構政策改變的過程,跟其他領域有許多類似之處,他們會準備好進行甚至是最私密的社會政策倡議形式。順理成章,在我春季「進階倡議實務」的課堂上,許多學生著手進行跟他們實習場域有關的方案─形成案主諮詢團體,給予參與者在機構運作上有更多的決定權;挑戰機構接案的表格;對抗機構結案的政策。學生在進行這些挑戰時,時常會發現他們不僅達到有形的改變,也提升他們機構的地位、改善方案的成果、並建立幫助他們在其他倡議工作上得以成功的技能。

材料:

機構政策制定的課堂演講投影片

機構倡議的情境模擬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Information
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11, 2012 by in 工具箱機構倡議.

時光機

格子趣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